燃气公司“断气”:一年出售24家子公司股权,仍有57亿负债待偿


  原创猫财经2天前我要分享

  自继去年8月首轮违约后,金鸿控股的流动性风险逐渐暴露。在2019年1月,第二笔债券违约,但灾难并非孤军奋战。在2018年的“打破雷霆”年度报告之后,表现仍在继续。该下滑,半年报预测业绩再下跌160%。

资金周转困难导致金鸿控股开辟了一种疯狂的资产抛售模式,每年出售24种资产,同时终止41%的融资项目以增加流动性,同时试图“填补空缺”,同时带来的财务支出巨额债务它不断“陷入困境”,现在流动资产不再能够弥补流动负债。这个“储水”数学问题不知道金鸿控股何时可以计算结果.

“断臂生存”,每年出售24项资产

据公开资料显示,金鸿控股的主营业务分为两部分:天然气综合利用业务和环保工程服务业务。天然气业务主要包括气源开发与运输,长输管网建设与管理,城市燃气运营与销售,汽车加油站投资与运营,LNG点供应,分布式能源项目开发建设等,环保业务主要基于房地产的全资子公司,涉及大气污染综合处理,烟气净化,烟气脱硫脱硝除尘,工业焚烧废气净化,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s)污染控制,环境工程建设和运营,以及技术服务。

根据2018年年报,燃气业务产生收入42.3亿元,占总收入的95.5%。它是金鸿控股的主要盈利来源。环保业务收入1.44亿美元,占总收入的3.24%。

在业绩压力和债务压力的关键时刻,金鸿控股“打包并出售”了17只资产,其中11只出售了100%的股份,其中4只出售了60%以上的股份,并转让了控制权,两家子公司分别销售了34%和48.99%,所有上述公司都与天然气业务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出售的资产涉及金鸿控股的核心子公司。根据2018年年报,衡阳天然气有限公司,聊城开发区金宏天然气有限公司,衡水天然气有限公司,泰安安泰燃气有限公司是重要的利润子公司。 2018年,它分别贡献了净利润61,710,900,84,495,500,19,150,700和37,762,600。

此外,回想起来,金鸿控股于2018年12月分别??750万和1.73亿元的价格出售了聊城金澳燃气发展有限公司50%和聊城开发区金澳能源有限公司50%的股份。它以1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售了股份公司REFLECTIONOIL&GASPARTNERSLTD 25%的股份。同月,以20%的净资产价格出售中油金鸿华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中油金鸿黑龙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于2019年5月出售其子公司苏州天一燃气有限公司80%的股权为1.36亿元。

根据毛美的统计数据,从2018年6月至20年6月,金鸿控股共出售了24只资产,包括控股子公司,股份公司和合资企业。流动性危机迫在眉睫。

评级下调,57亿负债待偿还

所谓“借钱一段时间,把钱还给火葬场”,高杠杆可以带来高回报,但一旦“爆炸性矿井”就是一场灾难。

自2018年中期以来,金鸿控股的流动性危机逐渐显现。由于资金周转困难,“15金宏债券”于8月份违约,未能支付债券本金和应付债券总额4.34亿元。到2018年底,只支付利息。 4000万,灾难并不孤单。2019年1月,“16金宏债券”未能及时支付,构成严重违约。截至3月底,仅支付了2000万的相关利息费用。

与此同时,经过四次评级调整后,“15金宏债券”已从AA降至C,而且金鸿控股的评级也降至C级。

2018年末,金鸿控股的流动率仅为0.31%,同比下降45.34%,资产负债率高达75.31%,同比上升9.83%。根据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17.15亿流动资产无法覆盖57.31亿流量。负债是金鸿控股过去两个月出售18项重要盈利资产的主要原因,资产负债率进一步上升至75.76%。

为了尽快填补资金周转的空白,在出售大量资产的同时,金鸿控股也按下了“结束按钮”进行筹款项目。

截至2018年底,金鸿控股上市时筹集资金17.4亿元,其中包括“应县 - 张家口天然气管道项目”和“液化天然气和天然气加气站项目”,尚未完工。 2019年5月底,金鸿控股公告终止这两个募集资金项目,剩余资金为6.91亿元永久性补充流动资金,拟投资项目募集的剩余未使用资金占资金总额的40.74%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大量债务原本是“看不见的小偷”。庞大的财务费用继续纠缠着公司的利润。金鸿控股2018年全年财务费用为4.04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8.67%。 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务费用为9107.7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37.3%。

Cat Girl注意到除了自己的债务外,Jinhong Holdings还为其子公司提供了大量担保。截至2018年末,公司实际担保余额为49.14亿元,占净资产的194.48%,其中集中销售额为13.91亿元。 17家子公司的担保占担保总额的28.31%。

毛利润下降,业绩承压,上半年净利润再次下降160%

债务危机爆发后,金鸿控股的表现也面临压力。 2018年,商誉总额减少2.42亿,资产减值准备15.41亿。最终,年营业收入为44.29亿美元,同比增长17.65%。利润损失为15.86亿美元,同比下降761.93%。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16.4亿元,同比下降1061.85%。

在2019年第一季度,亏损继续扩大。金鸿控股实现营业收入11.9亿元,同比增长20.44%,母公司净利润同比回落7524.2万元,同比下降187.1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仅为1.37亿,下降47.77。 %。

7月13日,金鸿控股公布了2018年上半年的预测,其业绩继续恶化。母亲净利润为110-1.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60.44%-182.42%。

事实上,金鸿控股于2012年底上市后继续收购和扩张,但业绩表现不佳。 2015年进入环保领域后,并没有起伏。 2018年,商誉和资产大幅减少。表现也是下降的“不归路”。

此外,即使没有资金周转问题,金鸿控股本身也有足够的问题。过度依赖供应商使公司极易受到限制。根据2018年年报,前五大供应商的总购买量占年度采购量。总比例为49.17%,其中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占18.54%。

根据年报,金鸿控股三大业务的毛利率于2018年大幅下降。燃气业务,环保业务及采矿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下跌11.81%,19.23%及6.33%。果然,致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询问函作为回应,中宏控股解释说,每年天然气收购价格上涨18.69%,远超天然气销售价格上涨8.71%,导致毛利率下降。与行业公司相比,金鸿控股也是毛利率下滑最为明显的公司。

房屋泄漏是在雨中,债务是默认的,而且表现很难看到“光明”。现在金鸿控股只能在泥潭中出售资产,这无比尴尬.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集报告投诉

自去年8月第一轮违约以来,金鸿控股的流动性风险已逐渐消失。在2019年1月,第二笔债券被拖欠,但灾难并非孤军奋战。在2018年“雷霆”年报之后,业绩不断下滑,半年报预测业绩再下跌160%。

资金周转困难导致金鸿控股开辟了一种疯狂的资产抛售模式,每年出售24种资产,同时终止41%的融资项目以增加流动性,同时试图“填补空缺”,同时带来的财务支出巨额债务它不断“陷入困境”,现在流动资产不再能够弥补流动负债。这个“储水”数学问题不知道金鸿控股何时可以计算结果.

“断臂生存”,每年出售24项资产

据公开资料显示,金鸿控股的主营业务分为两部分:天然气综合利用业务和环保工程服务业务。天然气业务主要包括气源开发与运输,长输管网建设与管理,城市燃气运营与销售,汽车加油站投资与运营,LNG点供应,分布式能源项目开发建设等,环保业务主要基于房地产的全资子公司,涉及大气污染综合处理,烟气净化,烟气脱硫脱硝除尘,工业焚烧废气净化,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s)污染控制,环境工程建设和运营,以及技术服务。

根据2018年年报,燃气业务产生收入42.3亿元,占总收入的95.5%。它是金鸿控股的主要盈利来源。环保业务收入1.44亿美元,占总收入的3.24%。

在业绩压力和债务压力的关键时刻,金鸿控股“打包并出售”了17只资产,其中11只出售了100%的股份,其中4只出售了60%以上的股份,并转让了控制权,两家子公司分别销售了34%和48.99%,所有上述公司都与天然气业务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出售的资产涉及金鸿控股的核心子公司。根据2018年年报,衡阳天然气有限公司,聊城开发区金宏天然气有限公司,衡水天然气有限公司,泰安安泰燃气有限公司是重要的利润子公司。 2018年,它分别贡献了净利润61,710,900,84,495,500,19,150,700和37,762,600。

此外,回想起来,金鸿控股于2018年12月分别以750万和1.73亿元的价格出售了聊城金澳燃气发展有限公司50%和聊城开发区金澳能源有限公司50%的股份。它以1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售了股份公司REFLECTIONOIL&GASPARTNERSLTD 25%的股份。同月,以20%的净资产价格出售中油金鸿华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中油金鸿黑龙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于2019年5月出售其子公司苏州天一燃气有限公司80%的股权为1.36亿元。

根据毛美的统计数据,从2018年6月至20年6月,金鸿控股共出售了24只资产,包括控股子公司,股份公司和合资企业。流动性危机迫在眉睫。

评级下调,57亿负债待偿还

所谓“借钱一段时间,把钱还给火葬场”,高杠杆可以带来高回报,但一旦“爆炸性矿井”就是一场灾难。

自2018年中期以来,金鸿控股的流动性危机逐渐显现。由于资金周转困难,“15金宏债券”于8月份违约,未能支付债券本金和应付债券总额4.34亿元。到2018年底,只支付利息。 4000万,灾难并不孤单。2019年1月,“16金宏债券”未能及时支付,构成严重违约。截至3月底,仅支付了2000万的相关利息费用。

与此同时,经过四次评级调整后,“15金宏债券”已从AA降至C,而且金鸿控股的评级也降至C级。

2018年末,金鸿控股的流动率仅为0.31%,同比下降45.34%,资产负债率高达75.31%,同比增长9.83%。根据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17.15亿流动资产无法覆盖57.31亿流量。负债是金鸿控股过去两个月出售18项重要盈利资产的主要原因,资产负债率进一步上升至75.76%。

为了尽快填补资金周转的空白,在出售大量资产的同时,金鸿控股也按下了“结束按钮”进行筹款项目。

截至2018年底,金鸿控股上市时筹集资金17.4亿元,其中包括“应县 - 张家口天然气管道项目”和“液化天然气和天然气加气站项目”,尚未完成。 2019年5月底,金鸿控股公告终止这两个募集资金项目,剩余资金为6.91亿元永久性补充流动资金,拟投资项目募集的剩余未使用资金占资金总额的40.74%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大量债务原本是“看不见的小偷”。庞大的财务费用继续纠缠着公司的利润。金鸿控股2018年全年财务费用为4.04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8.67%。 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务费用为9107.7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37.3%。

Cat Girl注意到除了自己的债务外,Jinhong Holdings还为其子公司提供了大量担保。截至2018年末,公司实际担保余额为49.14亿元,占净资产的194.48%,其中集中销售额为13.91亿元。 17家子公司的担保占担保总额的28.31%。

毛利润下降,业绩承压,上半年净利润再次下降160%

债务危机爆发后,金鸿控股的表现也面临压力。 2018年,商誉总额减少2.42亿,资产减值准备15.41亿。最终,年营业收入为44.29亿美元,同比增长17.65%。利润损失为15.86亿美元,同比下降761.93%。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16.4亿元,同比下降1061.85%。

在2019年第一季度,亏损继续扩大。金鸿控股实现营业收入11.9亿元,同比增长20.44%,母公司净利润同比回落7524.2万元,同比下降187.1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仅为1.37亿,下降47.77。 %。

7月13日,金鸿控股公布了2018年上半年的预测,其业绩继续恶化。母亲净利润为110-1.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60.44%-182.42%。

事实上,金鸿控股于2012年底上市后继续收购和扩张,但业绩表现不佳。 2015年进入环保领域后,并没有起伏。 2018年,商誉和资产大幅减少。表现也是下降的“不归路”。

此外,即使没有资金周转问题,金鸿控股本身也有足够的问题。过度依赖供应商使公司极易受到限制。根据2018年年报,前五大供应商的总购买量占年度采购量。总比例为49.17%,其中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占18.54%。

根据年报,金鸿控股三大业务的毛利率于2018年大幅下降。燃气业务,环保业务及采矿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下跌11.81%,19.23%及6.33%。果然,致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询问函作为回应,中宏控股解释说,每年天然气收购价格上涨18.69%,远超天然气销售价格上涨8.71%,导致毛利率下降。与行业公司相比,金鸿控股也是毛利率下滑最为明显的公司。

房屋泄漏是在雨中,债务是默认的,而且表现很难看到“光明”。现在金鸿控股只能在泥潭中出售资产,这无比尴尬.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