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学研联合加速AR发展,中国增强现实核心技术产业联盟成立


如果2019年之前的AR应用正在尝试和探索,那么2019年将是AR技术和应用的关键一年。

从今年年初的CES开始,我们看到越来越多轻巧酷炫的AR眼镜,到微软最新发布的HoloLens 2,这些新产品将加速AR技术在垂直行业的发展。结合5月的AWE峰会,让我们看看中国AR产业的巨大变化:AR硬件设计多元化,软件和应用规模正在逐步扩大,行业正在加速发展趋势。

一方面,行业正在加速,另一方面,我也在想:中国的AR市场有什么区别,我们有自己的优势吗?

CARA成立,AR市场正在迅速崛起

国内增强现实产业令人兴奋的一件事是中国增强现实核心技术产业联盟(以下简称CARA)今天正式成立。该联盟包括上唐科技,浙江大学,北京大学,OPPO,小米,京东,由高德等公司和机构共同创办,旨在通过整合行业资源和促进中国AR行业的发展建立行业标准。

img_pic_1560827899_0.jpg

中国增强现实核心技术产业联盟成立

据Qingting.com报道,上唐科技是CARA的发起人之一,也是该联盟的主席。与此同时,上堂科技联合创始人,研究院院长王晓刚也将担任联盟主席。关于CARA的建立和未来的发展,Qingting.com和王小刚先生进行了交谈,让我们了解了联盟成立的背景和故事。

“AR产业目前正处于快速增长期,国内外都在加大投入。消费者AR逐渐开始渗透到生活场景中,如AR美容滤镜,AR现场特效,3D虚拟影像等。企业市场前景广阔,包括工业制造,医疗,教育,旅游等。王晓刚告诉青婷网。

不可否认,AR产业正处于发展的初期,市场尚未开放,垂直行业应用需要不断深入探索,消费级应用也开始显示成果,为发展做好准备。与其他尖端技术类似,中国正在成为AR技术和应用的新兴市场,它正在硬件,算法和光学显示等软件平台上迅速开放。

在IDC最近发布的《全球增强与虚拟现实支出指南》中,指出中国对AR/VR商业领域的投资将加速,预计到2023年中国AR/VR市场的支出将达到652.1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2018 - 2023年将达到84.6%,高于全球市场的78.3%。

面对如此高增长率的行业,AR将不可避免地吸引更多人的关注。为什么CARA会在此时形成?接下来,我们要谈谈中国独特的AR市场。

img_pic_1560827899_1.jpg

中国增强现实核心技术产业联盟主席王晓刚

在中国创造独特的AR市场的三大差异

第一个区别是国内外AR公司的规模。在国际层面,大多数AR公司都是技术巨头,如谷歌,微软,苹果,Facebook等,而国内AR市场的互联网或技术巨头较少,但更多的中小型初创企业。

这是什么意思?王晓刚告诉Qingting.com:这些巨头经常在更好地控制产业链的上游和下游方面发挥主导作用,从而建立不同的AR生态系统。国内AR公司规模较小,软件和硬件公司相对分散,产业链较长,因此会有一些联合技术突破。

不仅如此,而且由于国内市场的独特性,它背后还有一些局限性。这种限制首先体现在技术标准的不一致性上。

这也带来了第二个差异,即AR行业模型的差异。件。

不难理解为什么AR核心技术产业联盟在当下成立。 “联盟是邀请并与产业链中的合作伙伴合作以达成共识。这就是它存在的意义,”王小刚说。

img_pic_1560827899_2.jpg

事实上,在联盟成立之前,上唐科技已经与AR的产业链合作伙伴做了同样的事情。在2018年初,上唐科技与OPPO合作,帮助后者与自己的SenseAR引擎一起推出OPPO ARunit开发平台。随后,它还推出了《王者荣耀》AR特效相机,高德地图AR步行导航等体验案例。 2018年底,SenseAR开始支持小米8,MIX 2S和更新型号,并开始逐步扩大更多的产业链合作伙伴。

王晓刚说:“由于硬件和软件的紧密结合带来了良好的体验,国内AR软件和硬件公司需要团结起来解决问题,实现软硬件集成和技术突破。”

据了解,上唐科技自2016年起推出SenseAR特效引擎,并于2018年正式推出SenseAR平台。今年5月,两款产品进行了升级,增加了SenseAR Avata虚拟特效,以及基于SenseAR玻璃眼镜平台在眼镜和SenseAR云平台上进行多人共享。功能逐步改进,开发人员将更加方便。创建出色的AR应用和内容。

第三个区别来自AR平台生态模型的差异。以移动AR为例,两个国际AR平台ARKit和ARCore是封闭/半封闭平台,更多针对他们自己的模型(除了ARCore),这需要高硬件要求,而不仅仅是两者之间的多功能性。设备,但初始支持模型较少。国内的AR软件和硬件公司具有相对较弱的集成能力,并且存在许多复杂的原因,例如许多品牌和广泛的硬件设备。因此,AR开发平台倾向于采用广泛兼容的策略并且是开放平台。当然,还有像Vuforia和Unity AR Foundation这样的开放式AR平台。

实际上,AR平台的生态模型更加集中在发展水平上。由于AR行业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并且缺乏一些杀手级应用,这与开发人员的支持密不可分。但是,从开发人员的角度来看,独立平台需要分别为Apple和Android手机开发两个版本的ARKit和ARCore,而开放平台只需要开发一次,并且可以应用于不同的模型。同时,设备也得到了改进。两者之间的多功能性也可以减少开发时间和周期。

王晓刚说:AR跨平台的趋势正在逐渐凸显。如何让不同平台的用户在虚拟世界中进行交互是核心技术之一。我们也希望通过联盟的合作伙伴推广SenseAR平台,并通过联合产业链的上游和下游合作伙伴共同解决技术问题。

据悉,上申SenseAR平台不仅可以通过算法改进降低硬件要求,还可以兼容多种低端机型,为更多用户群体带来AR体验;并且为了反映高端型号的差异化,例如,内置的3D传感器手机,SenseAR可以使用3D功能来提高测量精度并提高初始化速度。据统计,目前有超过4000万部支持SenseAR的手机。

谈到中国独特的AR生态系统模型,王晓刚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更开放的AR生态系统也是一个优势。我们希望通过这种联盟和生态来改善SenseAR引擎。”

img_pic_1560827899_3.jpg

专注于核心技术,产业,教育和研究,以促进AR发展

关于CARA,我们注意到它的名称包括“核心技术”。

谈到AR的核心技术,王晓刚告诉Qingting.com:AR核心技术可以分为三个方面。一种是三维配准,包括相机跟踪配准,物体跟踪配准和场景3D重建技术;第二种是虚拟和真实的融合技术,包括虚拟对象/信息的生成和呈现以及与真实对象/场景的集成;第三是人机交互。它包括手势交互,语音交互,触摸交互和物理交互等技术。

如上所述,核心技术标准,我认为这也是目前最困难的一步。根据Qingting.com的说法,如何评估不同AR算法的性能(准确性,速度,功耗等)需要建立一套完整的测试数据集,并从AR体验的多个方面对其进行定量评估。在应用标准方面,如何在不同平台上建立应用接口等,需要大量的测试和准备,这将是联盟的主要工作。

此外,该联盟包含一些大学和学术机构,目的是促进产业,学术和研究的结合,建立这样的模式和周期。

王晓刚说:一方面,AR需要大量创新,有许多技术需要打破。另一方面,它也希望将从行业中提取的问题反馈到学术界,让学术界帮助我们解决它,甚至提到这些问题。有针对性的人才发展。同时,联盟将向学术界提供AR引擎等技术支持,以促进其学术发展。

当人才是一个重要的话题时,像AR这样的新兴技术有自己的才华,可以吸引一些人才加入这个行业,但这还不够。它还需要联合培养更多的行业专业人士。 CARA该联盟还将专注于专业人才发展的工作。据了解,上唐科技一直与大学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已形成初步的产学研人才培养模式。

王晓刚还说:我们与大学有一些联合实验室,这些实验室的研究成果也将反馈到SenseAR平台。即使是联盟成员也可以为联合实验室提供一些就业援助,这对于专业人才培训也非常重要。戒指。

它不仅是上述AR产业链的联合推广,也是联盟和政府的项目需求。据了解,CARA还将获得政府的AR登陆要求,并将这些要求及时传递给联盟成员。由于许多要求需要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一个家庭不可能独立完成,因此上下游之间的合作也将为联盟成员提供业务支持和互助。

面对中国独特的市场地位,行业的上下游合作伙伴将联合起来建立行业标准,加强产学研合作,加强人才培养,共同推动AR产业发展。 CARA肩负着艰巨的任务和挑战。确实,只有通过标准化和生态开放,未来AR才会有新的更广泛的机会。 (青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