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拓公司衍生品穿仓欠款9115万 被天风期货告上法庭


另一家期货公司吹响:中图的衍生“穿孔仓库”欠款超过9000万元。每日经济新闻

每一位记者刘海军,每一位都由吴勇编着

在华泰期货的全资子公司华泰长城资本的场外衍生品业务遭遇客户爆发后,期货公司的另一家子公司在衍生品交易方面发生了“令人震惊”的事件。

昨日,新三板上市公司天丰期货宣布其全资子公司天神(上海)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与被告一中拓(福建)实业有限公司进行场外衍生品交易在期货市场。穿着仓库有巨额亏损9115万元。

由于期货市场场外衍生品交易的“卖空”

7月23日晚,天丰期货发布《天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涉及诉讼公告》。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天神(上海)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神公司)和被告一中坨(福建)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沱公司)进行了期货市场的场外衍生品。这笔交易被“刺穿”了。

诉讼原告天神(上海)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是天丰期货的全资子公司。有两个被告。被告是中拓(福建)实业有限公司,被告是杭州华斯特实业有限公司。两者都是期货市场上众所周知的“中心延伸”。

根据工商数据,杭州华斯派是中托公司的控股股东,持有70%的股份。中拓公司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金1亿元。该公司的业务范围包括化学原料和产品,纺织品,针织品和原材料以及金属材料。

具体而言,被告一中坨公司未按时按照协议向原告天申公司提交履约保证金(现金),交易结束后违约交易价格的情况构成违约。 2019年7月5日,被告一中坨拖欠的总金额为9115万元。

天丰期货子公司的诉讼请求和依据是:1。要求被告中托公司支付原告拖欠款9115万元;要求被告一中托向原告支付违约金(从2019年7月5日起,到实际结算之日,拖欠余额为人民币91.15百万元,按五天每日利率计算;被告人要求订购杭州华晟实业有限公司的第二名捍卫者。公司应对被告一中坨有限公司的上述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订单请求由两名被告的诉讼费,保全费和担保担保费。

这个月第二次因衍生品投资而“刺穿”

据了解,天丰期货成立于1996年,并于2015年在新三板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为天丰证券。天丰期货的主营业务是期货经纪业务和期货投资咨询业务。费用和利息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

根据天丰期货的年报,2015年净利润为4782.4万元。 2016年,净利润下降至4014.5万元,下降16.04%。 2017年,其净利润下降83.09%至6,707.7万元。 2018年,虽然天丰期货实现营业收入1万元,但与2017年同期相比增加了722.69%,但损失了690.3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天丰期货是本月在华泰期货后曝光的期货公司子公司的第二个场外衍生品。

不久前,上市公司华丽的家族公告称,华泰期货告知华泰长城资本的场外衍生品客户,华泰期货的全资子公司,未按照合同发行额外资金。减少风险敞口的资金数量或有效减仓。因此,华泰长城资本对客户的头寸进行强制清算操作以释放风险。初步统计损失约为4684万元。华泰期货将与华泰长城资本全力配合,妥善处理风险,加强风险调查和控制。

据了解,华泰期货的附属客户“磨损”的原因可能是杭州机构客户通过关联公司出售了大量PTA看涨期权,因为PTA期货在7月1日和7月连续两天上涨2.最终客户的头寸被迫持平,这对期货公司的子公司造成了巨大损失。

市场认为,华泰期货子公司的场外交易选择权是一家中国公司。天丰期货诉讼中的两名被告也是中拓公司。

一些业内人士告诉记者,7月初共有5家期货公司子公司在PTA看涨期权交易中遭遇卖空亏损。

然而,从目前的消息来看,只有华泰期货和天丰期货的全资子公司已经确认,这意味着期货公司可能会有更多的子公司。事件曝光了。

张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