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长江大桥往事!三等奖设计方案中选,外国人把它刻在墓碑上


模式武汉,今天要谈谈武汉长江大桥建设中的未知。

最近,在“地球知识局”文章“什么是武汉”的一个朋友圈已经放映。那幅美丽的画面让我为武汉这座城市感到自豪。武汉是江城,也是桥梁城市。在中国,你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城市,武汉就有这么大的河流。

在武汉的桥梁上,避开武汉长江大桥是很自然的。长江第一座桥梁和新中国成立后建成的第一座桥梁使桥梁变得有意义。修复后,毛主席甚至称赞这首诗:“一座桥南北飞,天柱成为通道。”

0c5a99a202af4b4a962d9c05e309ec7c

武汉长江大桥的建设是新中国的第一个标志性工程。这对武汉人来说是一件大事,也是国家的一件大事。今天,我们从两个小角度和两个角色恢复了建造桥梁的辉煌历程。

这两个人,一个是唐玉成;另一个是外国人,苏联人,康斯坦丁谢尔盖耶维奇西林。

e3f4f2aa72584949ad115782ba931967

唐玉成和他的桥梁计划

长江自古以来就是天蝎座。几千年来,长江上没有桥梁。武汉人乘渡轮渡河。北京至广东的铁路必须在武汉中断,分为京汉铁路和粤汉铁路两部分。因此,非常不方便。

新中国成立后,党中央高度重视交通运输业。 1950年,铁道部部长滕代远开始计划建设武汉长江大桥,并按照中央人民政府的指示进行初步勘探调查。 1952年,桥梁设计办公室成立,主要由梅春春工程师组建测量钻井队,获得了第一手资料。武汉长江大桥工程被认为是国家经济第一个五年计划发展的国家重点工程,得到了国家人民的大力支持。

桥梁的选址工作经历了许多挫折。共制定了八个桥址计划,专家们逐一进行了深入研究。所有项目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利用长江,龟山和蛇山两侧的山丘,缩短进桥和路堤的长度。在武昌的桥梁,为了保护武昌红楼,长春关和陈有寿的墓,特地进行了弯道。然而,黄鹤楼的前身欧楼大厦未被保存,并在55年内被拆除。

e0072d6b40c6434db73971a12072f277

1953年2月18日,在听取了中南局局长关于桥梁勘察设计的报告后,毛泽东主席还饶有兴趣地登上武昌黄河大厦,视察了桥址。

1953年4月,铁道部成立武汉桥工程局,彭敏担任该委员会主任和第一副书记。 1954年1月21日,周恩来总理主持了政府理事会第203次会议,听取了关于武汉长江大桥编制的报告。讨论获得批准《关于修建武汉长江大桥的决议》。行政会议正式任命彭敏为武汉桥梁工程局局长,杨在田,崔文兵为副局长;中共武汉市委书记王仁忠,桥梁工程局政委。会议还批准了1958年底铁路开通的完工和1959年9月底开通的高速公路。

武汉长江大桥的建设正式提上议事日程。

caf96f59-f539-4050-b111-c1cf47b1ab42

在选址的同时,有必要搞长江大桥的设计。里面有一集。众所周知,长江大桥的最终设计是由唐玉成设计的。他为武汉长江大桥设计了桥头堡。在设计之初,中央政府强调“长江大桥应该是一座优秀的建筑。它不仅应该用现代技术解决国家的巨大经济问题,还要在建筑技术方面象征新的中国人。次“。

在选择项目时,毛一生和杨廷宝等专家对所有方案进行了评估。唐玉成的桥头堡计划实际上是第三个。然而,当怀仁堂展出时,这只是政务会议的开幕。周恩来总理一眼就看出了这个计划。因此,“社会主义内容和民族形式”的庄重,简单,经济和丰富的桥头堡已经站在人们的视野中。

唐的父亲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回忆说,他对该计划的选择并不感到惊讶。他没有任何特别的兴奋。 3000元奖金给了其他同事1200元。他赢了1800元。除了购买国债,他还买了一个。台湾品牌双镜头相机。

b3344131278a4a33b56bc57d158ac946

唐小成晚年

一旦设计计划完成,它正式准备开始施工。当时,武汉长江大桥项目组成立了一个建设计划。经过党中央委员会的审议,为了更加全面,铁道部派出代表团携带所有建设通往莫斯科的桥梁的图纸和材料,并要求苏联专家帮助进行最终评估。

苏维埃政府高度重视桥梁设计文件的评估,并任命了25名最佳桥梁专家组成评审委员会。苏联交通部副部长兼桥梁工程总局局长顾拉良夫担任主席。评估委员会就该计划,详细比较和重复研究提出了53个问题。

1953年8月7日,在评估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滕代远率团参加了莫斯科国际铁路客货运协议代表大会。他花时间听取意见并发言。最后,鉴定委员会最终通过了中国设计文件并给予了高度评价。回国后,滕代远与铁道部有关领导和专家密切合作,修改和丰富了九条意见,使项目更加完善。

53689d6094514befa1f8925b89647668

铁道部向国务院提交了一份报告,要求收购苏联专家组以支持中国,周总理很快批准了这一报告。 1954年7月左右,由康斯坦丁谢尔盖维奇西林率领的苏联专家来到桥梁工程局开始工作。

西林是中国铁路工人的老朋友。早在1948年,当他处于战争期间,他来到中国东北,帮助修建第二座松花江大桥,支持解放军队。四叶铁路队第三任船长彭敏首次合作。后来,他们再次合作修复了陇海线的漯河大桥项目。锡林是第三次来中国帮助修建这座桥梁。这也是与彭敏的第三次合作。

然而,当西林看到彭敏时,武汉桥码头的施工方法受到了质疑。武汉长江大桥原有的码头施工方法是“压力沉井法”。然而,西林创新提出了“管道钻孔方法”的建设。因为“洞穴方法”的建设非常危险,在深水中工作的工人,受气压和水压的影响,容易发生血液中毒,一般称为“填缝病”,这种病无法当时待在那里。

8a2f54ccdc0740f5ac58cf440337f121

然而,在现场,与西林一起来的几位前苏联桥梁专家提出了相反的意见。原因是建设计划已经苏联国家认证委员会批准,没有必要进行重大改变。其次,没有人做过这种新方法。测试为时已晚。

彭对这件事情很敏感,立即拿出相关信息,赶紧赶到北京十万人,直接向滕代远汇报。后来,铁道部长滕代远支持了西林的观点。他认为“西林不是一个鲁莽的人。他自己国家的声誉不确定他是否不确定。”

后来,周总理和国务院批准了“党中央倡导的新方案的继续试验和新旧方案的比较,即依靠群众,全面通过考验的方法”。 “

此后,武汉长江大桥的桥墩按照锡林提出的“管柱钻井方法”建造。

1955年底,苏联政府派出一个由运输工程部长Gezhevnikov率领的代表团访问中国。主要原因是参观了长江大桥的建设。该团队还来到了桥梁专家格洛弗罗夫和金诺连科。 Shaglov等众多工程部门。参观完现场后,他们充分肯定了西林的“管柱钻孔方法”。

12月,在铁道部副部长吴敬田主持的会议上,就此计划达成了明确的结论。记录说:“长江大桥桥墩深基础采用的新方法先进,保证了施工周期短,降低了成本,比”沉箱法“基础的劳动条件简单。桥梁和水工结构的建设也应该被广泛采用。

1956年夏,毛主席来武汉视察。那时,它是在长江大桥第八墩附近发射的。长江大桥的建设正处于关键时刻。毛主席游泳后,易兴飞来写着名的《水调歌头游泳》,其中有一句话是“一桥南北飞,天柱改道”。

04f0e5f1af844eb38bc3485bfd243fd2

1957年10月15日,长江大桥通车。几千年来,长江上没有桥梁。

滕代远部长代表中国铁道部向锡林同志领导的专家组致谢。 “苏维埃政府派遣到我国的专家在工作中做出了突出贡献。在他们的参与和帮助下,我们取得了成功。采用了”大管柱钻进法“,使我们在深水桥梁上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基础工程,帮助我们培养了一批技术干部和技术工人,使我们能够建立桥梁技术。相应的改进。

周恩来总理曾经说过,在中国建设桥梁方面具有优势。

8ef1cc7bea444f608ef890c1c49ae883

滕代远向西林颁发奖章

西林的孙女卡嘉多次访问中国,参观武汉长江大桥。嘉嘉说,西林很自豪能够参与武汉长江大桥的建设,并将武汉长江大桥视为他最伟大的工作。西林在很多不同的场合说,武汉长江大桥不仅仅是一座桥梁,也是两国的桥梁。人民友谊的象征。

1996年,西林在世界上去世了。在墓碑的正面,西林和平地微笑,墓碑的背面刻着他生命中最骄傲的作品。武汉长江大桥。

他是唯一一位在他去世后在自己的墓碑上刻上武汉长江大桥的外国人。

7a59f437a17e44feab79200185d5b64e

西林的墓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