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变身“白富美”,迪安诊断能否守住“老大哥”称谓


2011年7月,迪安诊断公司正式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 谁能想到,最初作为代理人的“潘军比”最终成为国内诊断行业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但事实上,从裁判吹哨的那一刻起,国内诊断市场就在很大程度上被国际市场甩在了后面,因此卡奥拉马信息(Kalorama Information)和波士顿医疗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人均体外诊断支出约为4.6美元,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

这也意味着巨大的发展空。根据医学评估技术公司发布的《2015-2020全球医疗器械市场》,到2020年,体外诊断的市场份额将达到14.1% 根据中国医药行业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健康产业蓝皮书(2016)》,到2019年,中国IVD市场将达到723亿元,三年内复合增长率为18.7%。

应该说迪安诊断公司(Dean Diagnostics)并不是国内诊断行业中最早的企业。这家首次在国内市场上市的独立第三方医疗诊断服务机构成立于2001年,以诊断服务外包为核心业务,总部位于杭州。企业的基因有点像“浙商之狼” 迪恩的诊断也带来了这种“狼的精神”,引导他在上半场比赛中领先。

迪恩的诊断实际上来自基层。1996年至2001年,陈海彬一直从事医疗器械代理业务。迪恩的诊断于2001年9月确定。迪恩早年的诊断产品始于代理。 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迪恩的早期诊断业务集中在诊断行业的中游,主要负责诊断试剂和仪器的生产和销售。如果他赢得了代理,他可以赚一点小利润。 然而,从迪安的诊断一开始,陈海彬就下定决心要进行团队转型,体外诊断外包服务就是陈海彬看到的机会。

当时在国内诊断市场上,试剂和仪器都是从国外进口的。 根据Dean Diagnostic 2011年度报告,Dean Diagnostic与上海罗氏的分销协议有效期至2014年12月31日,并与上海罗氏签署了为期10年的《迪安与罗氏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因此Dean Diagnostic已成为上海罗氏在该国最大的客户之一。

从上图判断,为了避免过度依赖罗氏,迪恩诊断公司(Dean Diagnostics)致力于做大蛋糕,同时也试图将购买比例保持在一定范围内。 后来,迪恩诊断学(Dean Diagnostics)率先整合和重构了IVD产品代理商在行业中的价值。 一方面,迪安诊断学通过战略投资整合了北京、陕西、云南、内蒙古、深圳等地的优质IVD产品代理商,开辟了当地3A医院临床实验室的渠道,实现了全省各级医院的整体布局。这种渠道优势也得到了进一步巩固。 另一方面,迪恩诊断学(Dean Diagnostics)通过整合本地区内的服务和产品渠道,依靠第三方医学实验室运营、冷链物流配送系统、信息技术信息系统、供应链管理系统等,为基层医疗机构的客户提供更具成本效益的解决方案。 最终,Dean Diagnostics将覆盖区域内的IVD产品代理从原来的简单代理角色升级为集成解决方案提供商,并通过渠道优势促进了当地检验服务业务的协调加速发展

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上游基本上被以罗氏为代表的国际巨头垄断。因此,对于迪安来说,诊断那些从代理开始并希望大幅减少罗氏采购量的企业是不现实和不明智的。 从这项业务开始,多管道产品的开发是迪安诊断发展的主要方向。然而,将产品运送到下游各级医院的门槛非常高。因此,这些企业在产业链中几乎没有发言权。

此后,有人提出采用“产品+服务”的综合业务模式,逐步将公司的主营业务从1.0版过渡到3.0版,从原来的诊断产品代理业务过渡到诊断外包服务,并推进合作共建的发展模式。

但是将“产品+服务”作为其商业模式并不新鲜。以上市公司为例,金隅医疗的“检测+”、康美生物的“诊断产品+诊断服务”以及润达医疗表示有必要逐步拓展其综合服务,都在以同样的方式发展。 以诊断为中心,这些企业逐渐扩大了从诊断到服务的业务覆盖范围。 然而,与此同时,这也意味着同一类型的企业在创新商业模式开发方面基本上是同质的,而且极其激烈。

以“大陆狼”闻名的浙商在“第一阶段”领先,自然不会错过任何成为行业老大哥的机会。 事实上,迪恩诊断说,自2011年上市以来的第三年,它已经开始扩张张之路 根据2017年度报告,迪安诊断公司在报告期内的总投资为4.09亿元,同比增长6.77%。

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迪恩的诊断过去夹在上游和下游之间。因此,要想“挺立”,就必须抓住话语权,而原材料的研发已经成为关键。 原材料的研发处于诊断产业链的上游,主要包括诊断酶、引物、反向酶、探针等生物产品、高纯氯化钠和无水乙醇等精细化学品以及提取介质材料。 不难想象,这一级别的企业有很高的贸易壁垒,通常在价格谈判中相对较强。罗氏等国际巨头已经基本垄断了市场。由于国内产业起步较晚,行业内企业基本绕过上游进行开发,国内原材料研发基本处于a 空白色状态。

为了打破这种僵局,迪恩决定从代理业务开始,扩展上游和下游业务。 同时,迪恩诊断学(Dean Diagnostics)也积极推动生产平台的准备工作。投入生产的产品定位与渠道和技术特征相匹配。通过自主研发创新或技术采购,逐步丰富产品结构,积极推动技术成果的产业转化,增强产销协同效应,进一步形成完整的“研发-生产服务”产业链战略支撑体系

也正因为如此,陈海彬一直强调诊断行业的研发创新能力,并预测分子诊断、POCT和家用设备将是未来诊断行业的主要发展趋势。 经过多年的磨砺,通过代理业务积累了四年的经验和资源,迪安诊断公司终于在2005年建立了一个小型实验室。尽管总成本高达几百万元,但这是迪安诊断公司在转型道路上迈出的第一步。

根据2018年半年度报告,院长诊断公司在报告期内的研发支出为7400万元,同比增长25.42%。 同时,在报告期内,迪恩诊断学还与基础医学和罗氏(ROCHE)开展了独家合作。迪恩诊断学(Dean Diagnostics)在完善分子诊断技术平台的基础上,开始加强与国际先进技术的合作。

寻求多样化的产品和服务来提高其核心竞争力,这是企业发展壮大的唯一途径,但“扩张”这个词往往很容易让企业措手不及。 证券网近日发布了一篇《危险的迪安诊断》文章,从资本状况、应收账款、库存事项、商誉事项的投资效率、青岛智英股权转让和商业模式六个方面质疑院长对经营发展的诊断。 后来,迪安深夜宣布对诊断做出回应,事件结束了。

风暴结束了,迪恩诊断他是否能保持第一阶段的优势并保住老大哥的位置。从过去的财务报告来看,他的激进扩张确实给未来的道路增加了一些悬念。

从财报情况来看,2014年迪安诊断的资产负债率开始上升,负债总额从2015年开始出现明显的增长。截止2017年年报,公司资产负债率为60.12%,负债总额合计44.43亿元,相较2011年上市首年的负债总额1.24亿元,增长近35倍。迪安诊断在2018年半年报中显示,其财务费用为0.76亿元,同比增长了66.86%,主要是为满足业务需求新增贷款及发行中期票据增加财务费用所致。

在2018年半年报中,迪安诊断在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为29.55亿元,同比增长了27.42%;应收账款为27.14亿元,占总资产比例的29.84%,同比增长了7.17%,极为接近的营业收入和应收账款意味着迪安诊断在现金流方面的状况不容乐观。对比诊断行业同行的2018年半年报可以看出,美康生物的营业收入为14.58亿元,应收账款为0.62亿元;金域医学的营业收入为21.15亿元,应收账款为13.54亿元;润达医疗营业收入为27.95亿元,应收账款为22.71亿元。

由此可见,该行业由于处在产业链中段,以迪安诊断为代表的企业通过委托医院耗材采购及整合销售渠道,的确可以快速抢占市场份额,但受制于上下两端厂商、医疗机构较长的压制和本身机构属性,其收款周期被自然拉长,行业内企业的应收账款普遍较高。但迪安诊断与其他四家企业相比现金流情况最为糟糕,且在同一时期的营业总收入方面,优势已经明显不足。

综上,迪安诊断的乏力无疑为“新晋选手”带来了后来居上的希望。此一时彼一时,应收账款等问题显然是行业通病,后来上市的新晋企业在上市后不多久的时间已经快要赶上迪安诊断维持7年的“战绩”,“老大哥”的稳重跟气场还在。是否能够通过其3.0版本的衍生发展带领迪安诊断在下一赛段赢得胜利,依托已形成的竞争优势向以体外诊断的其他细分领域渗透,从目前诊断行业的形势来看,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编辑:郭铭梓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亿欧,经亿欧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