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观察:“共享经济”高质量发展需多方协同治理


近年来,“共享经济”的新业务蓬勃发展,提高了供应方闲置资源的利用效率,满足了消费者对需求方更好生活的渴望。有一段时间,共享自行车,分享珠宝,分享健身房,分享睡眠小屋,分享充电宝藏等。“花式分享”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根据《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9)》,中国2018年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为1亿元,平台员工人数为598万,共享经济参与人数约为7.6亿。共享经济的新动力推动服务业结构优化,快速增长和消费模式转型日益突出。《报告》预计未来三年,中国共享经济将保持30%以上的年均增长率,并将进一步释放稳定就业和消费促进的潜力。

共享经济的兴起为人民的生活带来了便利。然而,无序的过度交付违背了其低碳,环保和分享的初衷。许多共享的经济产业已陷入“非理性繁荣”,浪费资源的情况并不少见。以共享自行车为例。共同的自行车,小兰和酷,曾经在街上常见,一个接一个地关闭。超过一百万辆自行车成为僵尸车辆,数十亿资金被浪费掉。废弃的共享经济产品不仅占用公共空间和土地资源,而且还产生固体废物。

着名互联网学者刘兴亮认为,共享经济的本质是整合离线闲置资源,利用第三方平台,最大限度地利用线下闲置资源。目前,共享经济中的大多数企业都脱离了共享经济的本质特征。他们只是在“共享经济”的旗帜下租用商品,并采用互联网。面对新的经济热情,很多企业都“盲目推出”。反复投资和重复建设不仅造成上下游相关产业链的资源浪费,而且给城市管理带来问题,造成城市垃圾。

面对未来,随着中国“分配管理”改革的不断推进,“鼓励创新,宽容,审慎”已成为中国共享经济的主要基调。在这种背景下,要解决共享经济发展中的问题,填补缺点,提高质量,促进其健康持续发展,迫切需要从原来由政府主导的市场监管转变为政府,平台企业和社会。涉及组织和其他方的协作治理。

在分享的时代,监管不可缺席。 “共享经济的崛起和市场规则的遵守很重要,但监管不可缺席。”中国政策科学研究理事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说:“为了打造市场功能更好,有关部门不能使用禁止的想法。为了限制新形式的出现和发展,我们必须通过对市场的理解建立一个更好,更安全和信任机制的体系,并从制度保障的角度让这种经济形式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随着2018年各种补救行动和监管措施的继续以及《电子商务法》的正式实施,共享经济将继续保持强有力的监管地位。

高质量的共享经济,行业从业者应该充分利用新兴技术。在这个阶段,对于报废的零件和部件,使用专业的回收,拆解和无害的专业化手段,废弃的产品可以合理地重复使用。未来,互联网思维与互联网技术的结合将为经济产业带来前所未有的创新。徐洪才认为,如果共享经济产业能够使用5G,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等新技术,它仍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有望创造更多的共享需求和机会。

共享经济将要求消费者进一步增强其文明消费习惯。 “分享”不仅是资源的共享,也是文明的共享。自共享经济兴起以来,街道上的共用自行车已被锁定,二维码已被删除,车已悬挂在树上;共享充电宝已被人类损坏,插头已损坏;已经发生了诸如共用汽车的残酷驾驶之类的不文明现象。此外,企业需要优化资源配置,管理和维护共享设施,建立信用体系,制定相应的奖惩措施,约束用户,促进经济产业的有序发展。

(编辑:车克梦,孙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