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要给猫当爸爸


  地下室里来了不速之客,陡然,一丝恐惧袭上大白心头。

  那是一只狗,黄皮毛,蓬蓬乱,打着卷,好久没洗澡的样子。

  一山不容二虎。大白呲着牙,发出飒飒的声响,下了逐客令。黄皮毛退缩着,在一个脚落里停下了脚步,喘息着,投来友好的目光。

  大白没有得寸进尺,大片的领地还在,那就放他一码吧。况且,人家的块头比咱大许多呢。

  大白有自己的考量:身怀六甲,不久就要生产,来了陌生客,那就多了张嘴。

  早晚得把黄皮毛赶出去。大白咬了咬牙。

  大白是只流浪猫,她最不喜欢狗。因为小区里一只比熊曾咬断了她一条腿,现在走路还一瘸一拐。

  那天,大白抻着懒腰,踱出地下室,在小区里遛弯,偏巧与比熊不期而遇。比熊永往直前,大白挺身迎击,几番缠斗,咔嚓,大白的左腿响声清脆,顿时失去了上树的弹力。大白急了,孤注一掷,抓花了比熊的脸,咬破了他的耳朵,还想挠瞎他的眼。这时,比熊的主人赶来了,骂着,挥舞着遛绳,还抬起了脚。大白落荒而逃,那腿已肌无力。

  报仇!大白在心中刻下这两个字。

  如今,身边就来了条狗,大白看一眼,那腿都隐隐作痛。

  傍晚的时候,小区里的保洁员刘婶来了,带来了猫粮和水。看到那条黄皮毛的狗,她也撒了把猫粮。管他猫粮还是狗粮,黄皮毛狼吞虎咽,还真不挑食。大白不干了,我的东西凭啥给他吃。还想打架?你是流浪猫,他是流浪狗,同是天涯沦落人呢。刘婶发了火。

  大白不语,那腿隐隐作痛。

  黄皮毛呢,投来柔柔的目光。

  从此,刘婶的猫粮黄皮毛也有了份。

  很快,大白做妈妈了,生了三只小白,可爱的样子,只是不知道父亲是谁,唉,那个不负责任,只管一时痛快的家伙。

  奶宝需要营养,大白的饭量大增,一到后半夜就饿得抓心挠肝。这时,黄皮毛就会叼着自己的食盆走来,里面有它留存的晚餐。

  大白投去感激的目光。

  小猫长大了,大白决定带他们到外面透透空气,但又怕碰到比熊。

  有我呢。黄皮毛挺身而出,护着小猫出了门。大白也挺直了身板,虽然腿脚不利索。

  冤家路窄,又碰到了比熊。四目相对,碰出火花。比熊正欲进击,黄皮毛挡住了去路,高大的身影,就像一座山,难以撼动。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比熊装模作样,汪汪几声,落荒而逃。

  大白笑了,走路挺起了身板,腿脚也清爽了几分。

  大白,你与黄黄是一家人呢。正在扫地的刘婶也挺开心。

  大白脸红了,她走向黄黄,想告诉他:三个宝宝还真缺个父亲呢。

  黄黄依旧在前面引路,那身板,就像一座山。

  父爱如山呢。

  821a9442eded48988991c96f5146f28482f6712d521444cea48885178d28ead48590f784bc0242a78a703aec15488c154805537c99234bdf871efbfcd1ee76b4c965bd5ed19446fb92d74cd58dc297a9

达到当天最大量